忘記密碼?

如何設定密碼?

最新消息

主  旨 校史資訊-【臺北高校九十週年活動】日本東方月刊384期報導
發佈單位 校史經營組
相關檔案 按此下載2013年2月東方月刊封面.jpg按此下載2013年2月本文第二頁1.jpg按此下載2013年2月本文第一頁.jpg按此下載2013年2月東方月刊封底1.jpg按此下載2013年2月本文第三頁2.jpg
內  容

在臺灣續存的舊制高等學校-臺北高等學校創立九十週年紀念系列活動

河原 功

¢臺北高等學校簡史

   以養成菁英青年為目的,日本於戰前在各地(註:戰前的帝國日本版圖)創設了三十四所舊制高等學校。(若將北海道、京城、臺北帝大預備科與學習院高等科等校納入則為三十八校。)以此為背景,一九二二年在日本舊殖民地臺北設立了「臺灣總督府高等學校」(後改名為「臺北高等學校」)。以尋常科(普通科)四年與高等科三年的課程構成在國內為數不多的七年制高等學校,並於一九二五年招收第一屆高等科學生。

  入學後的高等科學生們,莫不以畢業後能繼續升學至帝國大學等學校為目標,在學校全力以赴地磨練才智、鍛鍊身心、並努力培養同儕間的友誼。至一九五零年為止,日本本土內的舊制高校皆如常運作,並且大部分在戰後轉型為新制大學而得以延續。但是,由於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戰敗而失去殖民地,位於殖民地的臺北高校也因此被迫關閉;一九四六年三月,在最後一批學生畢業後,臺北高校從此閉校。

  曾於臺北高校就讀、並畢業於該校的學生,最後統計總共有兩千四百名(其中共有六百五十位臺灣人)。

¢臺北高等學校創立九十週年紀念系列活動

  二零一二年十月,以「臺北高等學校創立九十週年紀念系列活動」為主題,舉辦了各式各樣的企劃活動。例如再版當時的校內出版物、出版相關書籍、製作紀念影片、舉辦了為期兩日的學術研討會、紀念大會以及「自由之鐘」的贈予典禮等等。

 以上活動,多虧了蔡錦堂教授(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前所長)的全力奔走而得以順利推行。

一、     再版當年校內出版物&其他出版

  1. 臺北高等學校學友會刊「翔風」的再版

      臺北高校學友會於一九二六年三月創立會刊「翔風」,至一九四五年七月為止,總計發行了二十六期。但是,由於創刊號在發行後全數遭到回收,並沒有流入讀者手中。原因是「刊物內容貧乏,不成體統,無法和他校交換」;基於以上理由,校長三澤糾下令全面回收儲存至倉庫中。(註:根據一九三一年畢業生長谷川光雄之說法)

  第二期開始,由英語科教師林原耕三教授(夏目漱石的弟子、俳句作家「林原耒井」)擔任指導老師,從而帶動臺北高校的文藝熱潮,使學友會刊「翔風」增光而不遜色於其他學校的會刊。教師中也不乏熱愛文學者,以林原教授為始,德語科的杉山產七(成瀨無極的弟子)、英語科的森政勝及小山捨男,也陸續在接下來的每一期「翔風」上發表作品。以此為背景,在下村虎六郎先生接下教授的工作後(後為校長),校內的文藝熱潮越發高漲。下村也是以「內田夕闇」為筆名而廣為人知的和歌作者。此外,以下村湖人為名發表的作品「次郎物語」更是他一生的代表作。不久後,中村地平(本名:治兵衛)與濱田隼雄分別活躍於〈內地文壇〉以及〈臺灣文壇〉,他們的文學基礎可說是由臺北高校所奠基、培育而成。

   除此之外,包括對戰後的日臺經濟文化交流有諸多貢獻的辜振甫、在法律界大展長才的王育霖(一九四七年因為二二八事件而遭殺害)、其弟王育德(臺語研究者、臺灣獨立運動家),也紛紛在「翔風」上發表了論文、小說、詩、遊記等諸多作品。有「昆蟲博士」之稱的鹿野忠雄,甚至為了研究而無視學業進度,狂熱地奔走於臺灣的高山之間,將寶貴的研究報告發表於每一期的「翔風」上。在戰後亡命日本,並且以小說「香港」獲得直木賞的邱永漢(本名:炳南),也刊載了數篇詩文於「翔風」上。

  「翔風」有兩大特徵,是他校會刊所沒有的:

第一,因為臺北高校不僅只有日本學生,也有臺灣學生,因此「翔風」兼錄了二者作品。臺灣學生及日本學生在「翔風」上並行、發表作品,一起努力提升自己的水準的畫面相當動人;這是他校的會刊所沒有,僅僅只有臺北高校會刊「翔風」所獨有的最大特徵。

第二,引人注目的美麗封面。彩色印刷的精緻封面,並且由臺灣數一數二的代表畫家鹽月桃甫(尋常科的美術教師)所繪製而成,其精美程度自然是他校會刊所望塵莫及的。「翔風」全二十六期封面中,有十六期由鹽月桃甫繪成,五期為學生作品,另有五期的封面僅僅只有題字。由此可知,編輯部對鹽月桃甫有多麼高的評價,同時也相當依賴著他

  而最後一期出刊的第二十六期,在戰時限制用紙、遭到空襲而使災害擴大等等嚴苛條件下,仍然盡力在戰敗前一個月成功發行。

  這次,作為「臺北高等學校創立九十週年紀念系列活動」的一環,終於由南天書局再版了「翔風」(惟無創刊號)。內容簡介與總目錄由河原擔任主筆。

2.臺北高等學校新聞部發行刊物「臺高」的再版

     「臺高」是臺北高等學校新聞部所發行「臺高新聞」的繼任刊物,在一九三七年二月創刊。在發行第十八期後(一九四零年十二月)廢刊。廢刊的理由是,隨著戰局惡化而不得不遵從限制用紙的規範,且無法反抗當時政府專制地統一發行或廢止刊物的權力,隨著潮流朝「新體制」邁進,連學友會也不例外地開始進行組織變更。基於以上種種事由,終究決定要廢刊。由新聞部發行的「臺高」與文藝部發行的「翔風」,合併而成所謂的「新體制」。「臺高」消失而併為「翔風」一刊,編輯群以移川丈兒(一九四二年畢業生)為首,開始由新聞部主導刊物。雖然刊載的以貼近戰時體制的新聞為主,其中也不乏文藝作品,外觀上折衷「臺高」以及「翔風」以往的路線而成。

     「臺高」的特徵,並且正是它價值的所在,就是刊載了各式各樣的資訊。「校內新聞」及「七星寮特報」等等和高校生活密切相關的新聞,紀錄了當時臺北高校的模樣,如實將學生及師長們的生活百態保存下來,是相當珍貴的史料。

      雖然「臺高」的撰稿人大多為高等科的學生,尋常科學生以及畢業生的投稿,以及由教職員所執筆的文章也相當受人矚目。即使稱之為將臺北高校推向更高層次的雜誌也不為過。並且,在臺北帝大的教授群也加入執筆行列後,雜誌內容的層次更加篤實豐富。

     如今「臺高」也由南天書局重新再版,內容簡介與總目錄由河原擔任主筆。

3.「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圖書館所藏臺北高等學校圖書目錄」的出版

      據說戰敗當時的臺北高校擁有超過兩萬七千冊的藏書,但由於戰後的混亂,已佚失大部分的館藏。為了紀念創立九十周年,特別出版了紀錄有殘存九千多冊藏書資訊的藏書目錄。藉由此藏書目錄,終於得以一窺當時臺北高校學生的閱讀傾向為何。

4.徐聖凱所著「日治時期臺北高等學校與菁英養成」的出版

     本書著者為臺灣師範大學的博士研究生,以其博士論文為基礎而成書。對臺北高等學校有相當正式嚴謹的研究。蒐羅了豐富的資訊及文件資料穿插於書中,作為研究資料,有相當高的價值。

5.製作臺北高等學校歷史紀錄電影「白線帽的青春」

     包含有當時的照片、畢業生(藏本人司、富田敏郎、川崎健、李登輝、辜寬敏、黃伯超、張寬敏等數十人)的回憶、在日本寮歌祭登場的(譯註:日本宿舍歌大會)「臺高舞」、蕉兵會(臺北高校學生兵的集會)的聚會、在二零一二年春天改建完成的學生交誼廳中舉行的紀念典禮模樣等等,雖然僅僅只有三十分鐘左右,卻是內容精實豐富的一部紀錄片。由於附有日語的解說與字幕,因此內容簡單易懂。在一般通路的商店中也可以買到。

二、     臺北高等學校創立九十周年文物資料展

     在師範大學圖書館一樓大廳,展示了三澤校長從美國帶回來、被視為臺北高校象徵的「自由之鐘」(原為一對兩個,其中一個在戰後的混亂期中佚失。)教職員履歷、校內出版物(「翔風」與「臺高」等)、制服及照片等等文物。

  雖然有固定的展出期間,過了展出期限後,文物將移送至圖書館內的「臺北高等學校資料室」作為常設展覽。

三、     臺北高等學校創立九十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一日與十月十二日,在師範大學圖書館的國際會議廳舉辦了為期二天的研討會。

  第一天,由園部逸夫先生(二戰結束時期的臺北高校學生、臺灣協會理事會會長、前最高法院法官)發表專題演講,主題為「舊制高等學校的光榮與餘暉」。接著,有六場論文發表會。分別為:

     白柳宏幸「臺北高等學校與成城高等學校-『自由』的校風與三位教育者」、丁仙伊(韓國)「京城帝國大學預備科的設置與其特質」、河原功「臺北高等學校的文學世界-以「翔風」『足跡』『南方文學』為主軸」、津田勤子「菁英學生的教養廣場-以臺北高等學校尋常科的傳閱雜誌『雲葉』為例」、張文薰「文學者的前身-臺北高校文藝雜誌與臺灣文壇」、岡崎郁子「王育德與邱永漢-其文學與堅持」

  第二天的研討會,由黃柏超先生(一九四五年畢業於臺北高校、前臺灣大學醫學院院長)進行專題演講「臺籍臺北高校畢業生與戰後臺灣之發展」。而後,進行九篇論文的發表,分別為:蔡錦堂「臺北高等學校的校長與教師群像」、張季琳「下村湖人和臺北高等學校」、所澤潤「社會的領導階層與臺北高等學校」、黃俊銘與黃天祥「日治時期臺北高等學校建築之研究」、洪致文「臺北高等學校的校園空間特色」、鄭麗玲「青春之夢—臺北高等學校的學生生活」、歐素瑛「臺北高等學校與臺北帝國大學的人事交流」、徐聖凱「從臺北高等學校到臺北高級中學的移交與運作」、林礽乾「臺北高等學校與省立師範學院」。

  雖然因為論文發表的數量不少而無法一一詳細介紹,發表內容與其標題相去不遠。由於之後將會彙整成論文集重新出版,因此想必馬上就得以拜讀研討會的大部分內容了。

四、     臺北高等學校創立九十周年紀念大會

      在紀念大會之前,十二日在國賓大飯店舉辦了前夜祭。由臺北高校同學會會長辜寬敏先生(一九四六年畢業生)號召舉辦,吸引了約六十名畢業生一同共襄盛舉。辜寬敏先生以一襲「不論政權如何轉變,希望大家都要以臺北高等學校的畢業生的身分盡力推動日臺交流」的開幕致詞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除了會長辜寬敏先生,以及蕉葉會會長藏本人司先生(一九四二年畢業生)的致詞外,李登輝先生也以雄健有力的日文發表以下談話:「在這十二年任期間,我在做著所謂中華民國總統的工作時,所依循的基本原則都是在臺北高校奠基而成的。」、「在那時所建立的同學情誼,在畢業後也不間斷地持續著,而成為今日臺日之間得以交流的橋樑。」以及「從今以後希望能在重新深化日我兩方關係的同時,一邊建立雙方心靈上的牽絆。」、「誠摯希望母校臺北高校『自由與自治』的優良傳統能夠永遠地流傳下去」。

  接著,舉行因消失而重新製作的「自由之鐘」(現正於富山縣高岡鑄造中)的贈予典禮,臺灣師範大學校長也回禮並致上謝辭。校長表示:「今後也會致力保存當時所遺留下來的建築物」、「在這裡跟各位約定,一定會繼承臺北高校自由與自治的精神。」

  在這之後的賀宴中,賓客們一邊享用餐點,一邊暢談,氣氛相當熱鬧;時而穿插畢業生及其家屬的演講、以及來賓們的獻曲。而李登輝先生更穿上當時應援團(譯註:啦啦隊社團)的短外套,戴上臺高生專屬的破帽,穿著高木屐,成為當天會場上亮眼的一幕。末了以合唱校歌(校長三澤糾作詞)與宿舍歌及「別離之歌」(豐見山昌一作詞、作曲)為尾聲,最後由黃伯超先生(臺北高校同學會前會長)發表閉幕致詞,當日的慶祝活動便在溫馨的氣氛中結束了。

  現在,臺高最年輕的畢業生也已達八十三歲高齡,不論是臺北高校同窗會「蕉葉會」(日本)或「同學會」(臺灣),皆有衰微的趨勢。即使如此,參加者們仍勉勵彼此,期望十年後,日臺能夠共同舉辦一百周年紀念典禮。

¢結語

  這次的「臺北高等學校創立九十週年紀念系列活動」,深深地令筆者感受到了臺北高校的精神「自由與自治」的重要性。臺北高校雖然已經關閉,其精神仍然繼承於現今臺灣的土地上,令人深信即使在未來也會繼續存留而活躍。

 

(作者河原 功,東京大學兼任講師)

 

本文引用來源:

河原 功(2013)。在臺灣續存的舊制高等學校-臺北高等學校創立九十週年紀念系列活動。東方,384號,8~13。

如欲獲得更多校史相關資訊,歡迎加入本校數位校史館FB粉絲  https://www.facebook.com/ntnuhistory